甘肃内蒙古边界争议图示

2015-12-10

喜欢研究中国地图的朋友大多知道,甘肃省西部边界在上世纪末(图1)与本世纪初(图2)的地图中有明显的不同,这缘于世纪之交的“中国大勘界”。甘青边界问题是那次勘界解决的涉及面积最大的省级边界问题,它使得酒泉市(原酒泉地区)西南部的阿克塞县面积倍增。然而,勘界之后酒泉市东北角的一处细微变化却不那么容易在地图上看出来,这就是金塔县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边界。相比勘界之前,这段边界的东西两侧有一些细节调整,而中间一大段则以“未定省界”的形式标注在较大比例尺的地图上,成为那次勘界悬而未决的一个问题。

图1 大勘界之前的甘肃省界(1995年中图社《中国地图册》)

图1 大勘界之前的甘肃省界(1995年中图社《中国地图册》)

图2 大勘界之后的甘肃省界(2015年中国政府门户网站)

图2 大勘界之后的甘肃省界(2015年中国政府门户网站)

这个问题原本并不算知名,但最近的一个新闻事件——“内蒙古检查站遇袭”让它走进了公众视野。从新闻报道中可以得知,金塔-额济纳边界问题一方面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内蒙古行政区划调整相关,另一方面也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航天城)的管理体制相关,涉及利益复杂,确实不易解决。那么,甘蒙争议地区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涉及多大的区域呢?内蒙古自治区测绘地理信息局发布的地图可以告诉我们答案。在大勘界之后,内蒙古方面并没有像其他省区那样直接使用国家测绘局发布的权威底图来绘制本区边界。他们在金塔-额济纳边界问题上坚持自己的观点,凡本区出版的地图大多采用自己认定的边界(图3)。

图3 内蒙古认定的甘肃省界(2015年内蒙古测绘成果展地图集)

图3 内蒙古认定的甘肃省界(2015年内蒙古测绘成果展地图集)

为了更加清晰地说明这个问题,我将甘肃与内蒙古测绘部门在2015年“全国测绘地理信息应用成果和地图展览”中公开发布的本省区地图进行叠加展示。主图为2012年版《甘肃省公路图》,叠加子图为2014年版《内蒙古自治区地图》。这两幅图的投影角度类似,以争议区为中心叠加之后的形变比较小。图4给出了叠加后的甘肃省全图,图5则是争议区域的局部放大(亦可参考《天地图·内蒙古》中所显示的两种省界叠加效果)。可见,争议区域并不小,甚至与东部地区的某些地级市面积相当。

图4 甘肃内蒙古边界争议图示

图4 甘肃内蒙古边界争议图示

图5 甘肃内蒙古边界争议图示(局部放大)

图5 甘肃内蒙古边界争议图示(局部放大)

从叠加图中,我们还能看出以下几个细节:(1)甘蒙双方声称的省界差异不只体现在国家测绘局所标识的未定省界附近,亦出现在东西两侧的已定省界附近。(2)甘蒙双方对金塔县航天镇的位置标注不同:内蒙古标注的航天镇在甘肃标注的鼎新镇附近,而甘肃标注的航天镇偏东北一些,进入了内蒙古声称的区域。(3)争议区域西侧有一小块双方都未声称所有权的近似三角型区域。此外,看过双方测绘部门公开发布的地图并对比国家测绘局底图,也能够消除一些地图爱好者的误解。甘蒙地图差异并不是因为甘肃方面刻意要将东风航天城划入本省。甘肃出版的地图采用国家测绘局的标准省界,金塔县航天镇属于甘肃,而东风航天城仍然属于内蒙古。相反,内蒙古出版的地图没有遵循国家测绘局规范,将航天城附近部分甘肃省管辖的聚落划入了内蒙古。

地图只是实现问题的一个侧面反映。省界纠纷后患连连,本次检查站袭击事件就是一个血的教训。希望两地能够友好协商,尽早解决这一历史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