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il 的新动作与互联网应用的异化

2013-06-10

Gmail 曾是我看得最顺眼的几个 Google 服务之一,然而 Google 近几个月来的一系列举措,使我对 Gmail 的好感和信心大幅下降。首先是弹出式撰写邮件界面,据说是为了跟即时通讯、社交网络进行竞争,要让历史形象一本正经的邮件发起来不要那么正式。紧接着上线了智能邮件分类,名义上是在标记“黑五类”,却故意把标签和未读提示放在极为显眼的位置,居心叵测。与此同时,Hangouts 也开始逐步取代 Gmail 内原本集成的 Gtalk,以产品线整合的名义实现从 Google+ 到 Gmail 的社交化渗透。除此之外,Gmail 还愈发加强了对用户内容的分析力度,从早期的广告智能匹配到后来对多类信息的智能索引,使人对本已居高临下的 Google 再生敬畏。加之前段时间 Google Sync 的关闭以及即将到来的 Google Reader 的关闭,Google 在我心中的简洁、开放、友好、大度的虚幻形象已经消失殆尽。

曾几何时,是 Gmail 引导我使用 IMAP 取代 POP,使用 web 和 app 取代传统客户端。如今,我又回归了基于 POP 的传统客户端。当然,我只是在掩耳盗铃地逃避那些自己不想看到的元素,丝毫不会影响 Google 的决策,也不会妨碍 Google 及路由路径中的任何第三方对我的数据的攫取。我也没有把域名邮箱从 Google Apps 迁移到其他 mail hosting 服务,毕竟各个互联网大鳄如同一丘之貉,而小厂商的服务质量与守法底线又难以考量。享受信息技术的便利也是一个等价交换的过程。

我能够理解 Google 的决策。它的服务既在面向又在引导大众市场,不能指望 Gmail 和企业级邮件服务一样清爽实用。它也是一家商业公司,没有理由一味迎合开放标准而不顾及自身的生态系统构建。它坐拥的海量数据是所谓“21 世纪的石油”,不有所作为是对资源的浪费。而我作为免费使用互联网服务的用户,也没有资格对服务提供商大加指责。我能做的,也只是作出符合自己价值观的判断和选择。目前互联网行业的此类趋势,包括给用户以所谓“自媒体”,给开发者以所谓“开放接口”,无法掩盖背后以数据垄断为价值源泉的产业参与者及其维护的孤立生态系统和不平等游戏规则。我相信,这只是互联网应用在信息产业“三国定律”中异化了的一个黑暗低谷,不会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