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需要 Kaopulity 精神

2009-10-07

晚上整理旧文件时,我偶然发现了 2001 年申请的一个网络服务:来自 Everyone.net 的免费邮局(起初没有自己的顶级域名,我注册的邮局名为“8.mail.everyone.net”,邮箱后缀是“@8.every1.net”)。那时只是出于好奇,申请之后在同学间做过宣传,只有两三个人上去注册了自己的邮箱。最后连我自己也没怎么使用就慢慢淡忘了。八年过后,Everyone.net 竟然还保留着我的账户,登录、收发邮件一切正常。这种感觉可以用一个新学到的词汇来形容——Kaopulity

这让我联想到了更早申请的另一项免费服务:来自 Webalias.com 的二级域名。这个网站真可谓是十年如一日,1998 年建立,1999 年小幅改版之后到现在界面和功能一直没有变化(Internet Archive 为证)。我在 1999 年申请的几个二级域名(to.up.toto.stop.toto.sail.to)至今还可以访问。试问国内有哪个类似的网络服务做到了这一点?

上了十年网,又有几个网站能给我留下 Kaopulity 的印象呢?数数看,自己手头有近十年历史的老账号—— Hotmail、Yahoo!、ICQ、搜狐、网易、新浪,还有已经弃用的 QQ(OICQ),其中 Hotmail 和 Yahoo! 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始终是我较为信任的服务。2000 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时期,我并没有使用太多的国外服务,因此并不了解当时外国的互联网界被折腾到了什么地步。体会较深的便是 163.net、263.net 等邮箱以及网易、3322.net 等个人主页纷纷倒向收费阵营,QQ 以注册号码、申请会员为切入点发明出各种敛财花样,新浪邮箱缩水、大量个人主页服务商停止申请新账号这类事件。其后几年倒下的网站和服务我还能列举出不少——fm365.com、chinese.com、PCICQ、TomQ……免费服务如此,收费服务同样遭殃,我的第一个顶级域名“ljnu.com”(Lin Jian Networt Union)便是随着注册商“中文热站”(hothost.com)的倒台而消失的。(据说这家公司是新网的前身?)

大学之初,我也是 Gmail 的早期测试用户,然而 2006 年遇到了一波严重的垃圾邮件攻击让我对这个号称能最有效地拦截垃圾邮件的邮箱产生了严重的怀疑。直到后来发现 Google 的服务不断改进和完善,我才在同学的劝说下第二次注册了 Gmail 账号,稳定使用至今。Google 是这个时代的胜利者之一,但在 web 2.0 时代,网站和服务 Unkaopulity 的因素也逐渐变得复杂了。市场竞争中的优胜劣汰始终是最好的理由,“测试版”的标签也是向用户和监管部门双方规避责任的良好借口。无论选择国内还是国外的服务,web 2.0 所谓用户创造内容的特性往往成为其在辉煌时期突然消失的祸根,这种例子不必多说。

糊里糊涂地,我们又让云计算走进了日常应用。一夜之间各类网络服务都被披上了“云”的外衣。我们何以建立云的 Kaopulity 模型?这将是一个综合了技术、政策与用户心理的难题。当然,我们经历的 Unkaopulity 多了去了,自己那点文件也值不得下大工夫维护其安全保密,重要的数据和应用本来就应该在可信域内部署和备份,想让云计算达到可用性与可靠性完美兼备是勉为其难。但是我觉得,超越了 Reliability 和 Security 范畴的、广义上的 Kaopulity,即像 Everyone.net、Webalias.com 那样十年如一日的精神,才是当前的互联网服务商需要倍加重视的——因为云时代的服务商承载的不仅仅是应用程序,而是他人的事业,自己的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