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朱崇君先生的一封信

2008-12-21

尊敬的朱崇君先生,

您好!

我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一名研究生,冒昧地给您写信,想谈一点我对您的经典作品——CCED的想法。

我是九十年代中期上小学时,在父亲的办公室开始接触计算机的,CCED曾是我认识和学习计算机的启蒙软件之一。我当时使用过的版本从4.0到5.18,现在还能回忆起每一个版本的界面和菜单的变迁。还有那本装在软件夹中的、伴随加密软盘发行的《CCED 5.0使用指南》,曾是父亲办公室的叔叔阿姨们时常查阅的“宝典”之一。当时中国软件业处于个人英雄时代,朱崇君、求伯君、鲍岳桥、谭毓安、周志农……这些每次使用计算机时都出现在屏幕上的名字,成为我崇拜的对象。我曾设想,如果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也出现在成千上万用户的屏幕上,该是多么自豪!

然而技术的发展速度超出了我们的想像,个人英雄的时代也被大的商业软件企业终结。1999年,我家里购置电脑时,操作系统已被Windows垄断。但习惯了在DOS下操作的父亲和我,还是在系统中安装了不少DOS软件。当时CCED 5.18、6.0使用电子注册版的方式发行,用了不久之后功能开始受限。所以,我对CCED的使用率开始下降,短暂地使用了一阵UCDOS附带的WPS之后,逐渐转向了Windows下“所见即所得”的软件。

接入Internet之后,我接触的软件更加广泛。然而对于CCED等经典软件,尽管知道自己可能不会再多用了,但出于一种感情,我仍会关注其新版的发布并下载试验。特别是Windows版的CCED 98、2000推出以后,我一度想将其作为首选的字处理工具,取代庞大的Word;然而doc格式成为事实标准、ced格式别人不会打开,成为限制我这一想法的主要因素。诚然,那段时间我也在像寻找盗版Word一样,在网络上寻找CCED 2000的各种破解,但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我开始分清了商业软件、共享软件和免费软件,分清了正版和盗版、开源和闭源等概念,理解了软件的知识产权。上大学时,我如愿选择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一方面出于计算机专业的职业道德,另一方面得益于微软等公司提供的免费学生软件资源,我开始拒绝使用盗版软件和非法资源。

在Windows和网络时代的洗礼中,DOS下的元老软件们有一小部分坚持了下来,其中最知名的要算CCED的老对手、老朋友WPS了:渡过了Windows下长期的不景气,最终在政府采购的暖风和金山公司其它盈利部门的支撑下挺过了这么多年,近年来又推出了免费的个人版本。还有一些软件的作者或所属公司,在看到老软件已无利可图的情况下,便将它们免费发布了,这包括国内的2.13汉字系统以及国外的Borland Turbo C 2.0等,微软的MS-DOS 6.0也通过MSDNAA计划向学生免费提供下载了。这其中有不少软件原先没有加密,在国内都是随便复制使用的,但现在他们的版权人毕竟宣布这种复制合法化了。而更多的老软件则伴随着DOS一起沉寂了下去:他们的公司不复存在,作者的名字也很少为大众所知。在我看来,CCED在这个浪潮中更像是一个特例:起初坚持独具个性的开发,在Windows环境下的字处理工具中独树一帜;对DOS版本也坚持更新,解决新发现的问题。然而令我失望的是,您在2004年底以后不再更新CCED,CCED网站的访问人数也日渐减少,甚至不抵我两年之后做的个人blog。2006年以前,“维基百科”上曾有一个CCED词条,但可能是因为商业性过浓,也可能是因为知名度不够,这个词条被删除了。不久前我又怀着一份思念,重新提交了一份相对客观的CCED词条(http://zh.wikipedia.org/wiki/CCED),盼望您的关注,也希望能有网友共同抒写回忆。

您当年曾经免费发行过不加密的CCED 3.3普及版,作为BASIC语言版CCED向C语言版过渡之作。在CCED 2000推出之后,我就一直期望您发布一个“CCED 6.6”之类的免费、免注册版本,作为DOS版CCED向Windows版过渡的告别之作。可惜近十年过去了,DOS版CCED早已随DOS一起淡出了市场,但期望中的这个版本还是没有出现。如今,估计Windows版的CCED 2000也没能够达到您十年前憧憬的市场预期,版本的停滞和网站的萧条就是一面镜子。

您也许知道国外软件界有一个名词叫“Abandonware”,中文常译做“孤儿软件”,是指那些开发和发行已经停滞的软件。我不知道CCED算不算Abandonware,因为它虽然长期停止更新了,但仍然在网站提供下载并公布购买或注册方式,只是不知道这几年来还有没有新用户注册,您是否还接受新用户注册。也许有一天您因为某些原因关闭了CCED的网站,那么CCED将真的成为一个Abandonware,大家无从在网络上找到它,也不能指望哪个正版或盗版软件光盘会再次将其收录(除非有人推出一个“Abandonware专辑”)。它将逐渐退出人们的记忆,只存留在一些历史档案中。

不做加密的Abandonware无论作者是否合法授权,终归可以运行;而通过软硬件加密,或需要注册的软件一旦成为Abandonware,要想运行起来,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想得到一个合法的授权,但原公司可能已经停止运作了;然后不得不去查找一些破解版本或算号器,结果发现它们早已在网上消亡,或者这种算号机制早已不适应于新的硬件和新的操作系统。如果将来我们这代人开始怀旧了,翻出珍藏的CCED,在虚拟机中好歹运行了起来,却因为加密盘或电子注册的问题遇到重重限制,这不能不说会成为一种遗憾。即使是当年购买了加密盘或注册过的正版用户,也会因为硬件和系统的变迁而失去对原来珍爱的软件的控制权。作为一位忠实用户,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是您任随CCED变成无法运行的、死寂的Abandonware。因此,您能否考虑将DOS版和Windows版的CCED各推出一个无需注册的、可永久使用的全功能版本?对您来说,CCED的商业价值可能早已终结,但它在这一代人心中的形象不应该就此而暗淡。我想,这种免费的版本不但不会影响您公司现实的利益,反而可以再次唤起人们对国产自主创新软件的重视,体现出您对IT业界和广大老用户的高度责任感。

免费的、可以在新的操作系统上继续运行的Abandonware满足了大部分对老软件怀有一定感情的老用户的心理诉求,但您苦心研发CCED十多年来付出的智慧和汗水也许仍然会被埋没,无法为后人所了解和传承。这是闭源乃至加密软件的先天弱势。不知您对将CCED源代码开放的意向如何呢?回顾历史,微软没有公开它诸多的Abandonware源代码,但我相信作为一个成熟的大公司,它的内部开发人员不会轻易放弃这笔巨大的历史财富,会继续从中汲取智慧。相比之下,GNU工程、Linux操作系统以及在其基础上建立的庞大的应用程序集则是互联网时代开源软件的成功典范。与之类似的还有开源的FreeDOS工程,它几乎完全兼容MS-DOS,目前围绕它开发的一系列开源DOS工具集也应运而生。当然,FreeDOS的实际目的是支持遗留的DOS应用,它不可能抢占Windows和Linux既有的市场。但我们要看到,开源DOS软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传承DOS一代程序员的软件设计思想,分享他们编程过程中的“hack”和“trick”并使新一代的程序员得到启发,使得老程序中蕴含的智慧不会因为一个时代的终结而褪色。因此,我个人认为,至少将DOS版的CCED的源代码公开的时机已经成熟。而Windows版的CCED目前仍存在一定的发展潜力,原因正如您所说的,CCED不是在模仿,而是要做别人没有做或没做好的事情。也许您对继续开发Windows版CCED的兴趣降低了,但如果能将其开源,并且以适当的许可证发布在开源社区,说不定会有热心的继承者为其再次注入新鲜的血液。如果要继续发展,我想最重要的就是要为CCED重新找到合适的定位。而个人的力量和灵感毕竟有限,开源是一种群策群力的解决方案,或许这一举真的有希望让CCED在新的时期焕发出新的生机。

回味您的CCED 2.0到2000每一个版本的说明文件,它们已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二十年来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变迁:电话号码升位、传呼机的消失、Internet的兴起、盗版与反盗版、两千年问题、软盘的衰落……它们无不体现在您撰写的READ.ME中,使人暗叹社会经济发展之迅速。CCED本身由个人编写、他人代售到注册公司开发经营;由门点、信件服务到E-mail和网站服务;由不加密到加密,而后转向电子注册版,成为这一时代中国软件产业发展历程的缩影。

我在“中国DOS联盟”(http://www.cn-dos.net)等网站遇到了不少和我一样关心CCED发展的朋友,但我们能尽的力实在有限,CCED的前途仍把握在您的手中。您历来关心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和广大用户的切身体验,是一个对社会高度负责的人。您当年对教育界以成本价提供CCED,还主动赴西部参加科技扶贫,感动了一代用户。如今自由与开源已成为国际软件界的新趋势,真心地希望您考虑我上面的建议,不但为广大关心CCED的老用户圆一个心愿,也为CCED的历史地位增添一份筹码,更为国产自主创新软件再鼓一把劲!

礼!

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