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音机的贴牌与代工

2016-03-12

有些收音机新玩家注意到国内一款产品的外观及功能同国外某款产品几乎完全一致,只是品牌与型号不同,会认为二者之中必然有一个是“山寨”仿品。有经验的玩家则会向其解释:二者其实是同一款产品,只不过国外款是国内款的贴牌、代工版本。那么,收音机行业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贴牌与代工又有什么区别呢?

事实上,贴牌与代工是现代企业分工细化的必然结果,这类模式的出现与高速的技术创新、激烈的市场竞争等因素息息相关。从制造业到服务业,贴牌与代工模式广泛得以采纳。收音机行业自然也遵循这一普遍规律。品牌商通过委托生产商设计或加工产品,达到降低研制成本、快速占领市场的目标;生产商发挥专业技术或人力资源优势,节约市场营销与品牌建设成本。双方优势互补,实现互利双赢。不过,收音机行业也有其特殊性:传统的、作为家用电器而存在的收音机在很多人看来已进入产业夕阳期。老牌电器制造商,如飞利浦(Philips)、索尼(Sony)等已在缩减或调整收音机业务。传统的收音机研发与制造大厂,如根德(Grundig)、熊猫(Panda)等早已借助原有品牌优势拓展新的产品领域,甚至全面转型,以求重现生机。如今推动收音机行业进步的主要力量,是以广播爱好者、无线电发烧友等小众用户为服务对象的中小型、专业化收音机厂商,如德生(Tecsun)、山进(Sangean),以及在它们背后提供专用芯片等核心技术支撑的研发型公司,如 Silicon Labs、Frontier Silicon。市场、品牌、技术和人力资源的分离使得这个所谓的夕阳产业有必要借助现代化生产模式分工合作,以求生存发展。同时,收音机技术和市场并非一成不变,近些年来数字广播、卫星广播等技术的出现,加之国内私家车的普及,使得收音机行业看到了新的增长点。这一点朝阳如同其他新兴行业,在其成长初期存在技术、资金等因素之间的沟壑。以广播电台为代表的潜在收益方则成为新技术的推手与新市场的开拓者,贴牌与代工亦成为这一过程中兼具成本与效率优势的选择。

有人把同款而不同型号的收音机笼统地称为贴牌代工产品,这种说法其实并不准确。贴牌和代工是两种不同的合作模式。“贴牌”一般是指 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原始设计制造商)模式,产品的需求由品牌商提出,设计和制造由生产商完成。产品贴品牌商的商标,由品牌商销售。如果没有特殊的合作协议,产品技术的知识产权归生产商所有。如果品牌商没有买断该产品,则生产商可以以自有品牌销售同一产品,或提供给其他品牌商贴牌。常见的贴牌产品是品牌电脑的外设,例如联想、惠普等电脑的鼠标常常由罗技生产并为其贴牌,这一般不会影响罗技销售同一型号鼠标。“代工”通常是指 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原始设备制造商)模式,产品的需求和设计由品牌商提出,制造由生产商完成。产品亦贴品牌商的商标,由品牌商销售。一般情况下,产品技术的知识产权归品牌商所有。未经品牌商许可,生产商不能以自有品牌销售同一产品,也不能为第三方贴牌生产同一产品。常见的代工产品是中国工厂为外国企业生产的手机,例如苹果手机是由苹果公司设计研发,由富士康公司代工生产。富士康不分享苹果的技术专利,也不能贴自己的商标销售同款手机。当然,现实中贴牌与代工模式并没有严格的界限,品牌商和生产商在技术、市场等方面的各种合作协议均有可能淡化贴牌与代工的区别。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国内厂商常常作为国际 ODM 或 OEM 合作中的生产商,在发挥人工成本优势的同时逐步积累技术资本,提升自主研发能力。

在收音机领域,贴牌模式有若干种情况。有时是外方品牌商的招标得到了中方生产商的响应,有时则是中方生产商主动寻求外方品牌商合作。贴牌机型有可能是成熟的内销型号,也有可能是按品牌商要求定制或修改的新型号,亦有可能是专为潜在的贴牌需求而开发的预备型号。德劲(Degen)早期的 DE110X 系列为自主研发机型,在国内以自有品牌销售。美国电器公司 Katio 将该系列收音机引进美国市场,换以 Katio 品牌及 KA110X 型号销售。这些外销机型针对美国广播频率和电源电压做了细节调整。德生研发的 PL-360 机型曾作为美国政采服务提供商 CountyComm 贴牌的 GP5 DSP 型号进入美国市场,后来 CountyComm 应政采订单的要求,向德生及芯片提供商 Silicon Labs 提出单边带(SSB)接收需求,德生在 GP5 DSP 基础上为 CountyComm 开发了 GP5 SSB 贴牌型号。同时,德生也以自有品牌在澳洲等地销售型号为 PL-365 的同款机型。深圳的福嘉太(Full-join)公司作为 DAB 数字收音机生产商,研发了若干种 DAB 产品,但并不以自己的品牌大规模推广和销售,而是在 B2B 网站寻求品牌商合作,并在 B2C、C2C 网站销售样机。其 PPM001 型号被英国无线电设备销售商 Nevada 引进,以 KAOS PDR1 型号在海外市场销售。

代工模式在收音机生产中也很常见。根德及其北美销售商伊顿(Etón)的不少收音机产品是由中国工厂代工。在上世纪 90 年代,根德部分产品的设计由公司自身或台湾的合作方完成,交由国内的华谱(Panopus)公司生产。华谱不掌握核心技术,生产线由外部引进,产品贴根德商标后交付外方销售。不过,双方也有一定的协议,根德授权华谱将部分型号使用华谱自有品牌在中国市场销售。例如华谱 R-97T 就是根德 Yacht Boy 206 的内销版本。很多代工收音机会像苹果手机一样,在机身或包装上印刷“Designed in USA, Assembled in China”之类的字样,以彰显其所谓高端性。其实印有这样文字的收音机不一定都是代工产品,它们也有可能是中国设计、制造的贴牌产品。外方品牌商这样做可能出于市场策略,其真正参与设计的部分很可能只有外观。例如 Katio 的部分贴牌产品上印有类似说明,但产品的研发是由德劲完成的。即使一款号称国外设计的产品只存在外销型号而没有内销型号,也不能确定其为代工产品,这很可能只是被品牌商买断了的贴牌产品。例如根德的 G5、G3 等产品有时被认为是外方设计、中方代工,但有资料表明它们是德劲主导设计、并被买断型号的产品。德劲修改产品外观与功能后,以 DE1106 型号内销。

除了贴牌与代工,收音机领域也有合作设计、多品牌销售的案例。经典的 HAM-2000 就是由德生与根德联合研发的,双方有一定的知识产权分享和市场划分协议。德生的 HAM-2000 型号面向中国市场,而根德以 Satellit 800 型号在欧美市场销售同款产品。德生在联合研发过程中也获得了一定的技术积累,其后续自主研发的经典产品 S-2000 就是一个证明。S-2000 的欧美版本——根德、伊顿 Satellit 750 则可看作是一款贴牌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