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电话区号漫谈

2016-01-30

我暂居的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Columbus,Ohio)近日迎来了它的第二个电话区号——380,该区号将与原有区号 614 并行使用,使得哥伦布市及附近地区的电话号码容量倍增。这种一地多区号的现象在中国人看来稀奇,但在美国却相当普遍。这次区号变更是我经历过的第二次居住地区号变更,上一次是 1996 年甘肃省酒泉地区、嘉峪关市电话并网,所有 4 位区号停用,统一使用 3 位区号 937(注:中国电话区号前部的 0 属于长途冠字,严格地说不算区号的一部分)。借这个机会,我来谈谈有关中国和美国电话区号的一些有趣的问题。

开放编号系统与封闭编号系统

长途电话业务发展之初需要人工转接。业务量的增加使得自动化成为重要需求,长途电话编号系统是实现自动化的必然选择。国际上通常将电话编号系统分为两类:开放编号系统与封闭编号系统。开放编号系统以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为代表,国内电话号码分为长途区号和本地用户号码两部分,两部分均有可能不定长。本地电话无需加拨区号,长途电话需要加拨冠字(如“0”)和区号。封闭编号系统以法国、瑞士等欧洲国家为代表,全国电话号码等长且位于同一编号空间中。尽管号码前缀仍可作为判断区域的依据,但本地与长途电话拨号方式保持一致,不特别区分冠字和区号。两种编号系统各有优劣。开放编号系统缩短了本地电话号码位数,并具有号码空间可扩展性。封闭编号系统保证了电话号码结构的规整,全网拨号方式简单而统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电信网络的高速成长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年选择开放编号系统的正确性:一个电话网内可以升位,多个电话网间允许并网,局部的变化不至于引发全局的调整。不过,开放编号系统的一些细节问题也曾给用户带来过困惑,比如固话拨打手机时什么情况要加 0?手机拨打固话时什么情况要加区号?从国外给中国打电话为什么要去掉长途冠字 0?相比之下,欧洲很多国家近一二十年来纷纷把原有的开放拨号系统变更为封闭拨号系统,其原因是多样的:电话市场饱和,不再需要开放拨号系统的可扩展性;技术进步、资费统一,不再需要以区号作为路由和计费的标志;欧洲一体化,跨国电话拨号方式需要简化等等。

美国的长途电话编号系统是北美电话编号计划(NANP)的一部分,该计划提出于上世纪 40 年代,规定了美国、加拿大以及加勒比海诸国和地区的电话号码统一编排方式。NANP 可以认为是一种兼具开放编号系统与封闭编号系统技术特点的中间方案。从整体上看,它具有全网电话号码结构统一的特点(无论固定电话还是移动电话,一律包含 3 位区号,以及由 3 位局号和 4 位用户号码构成的本地号码);而对于多数只使用单一区号的地区,在进行本地通话时又允许省略区号而直接拨打本地号码。这一方案稳定使用了约 70 年,历经了从模拟网到数字网的技术变迁,特别是移动电话入网的冲击,却没有进行大规模调整,足以显示当年设计的远见。NANP 的一些设计也曾遭人诟病,比如为了应对人口密度不同的地区,频繁出现一地多区号、多地一区号,甚至多地混用多区号的情况;区号的分配与地理和行政区划无明显相关性,不易通过区号快速判断其位置并估计费率。不过近些年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市场的变化,这些缺点逐渐变得不再重要。美国的多数电信运营商,特别是移动电话运营商已经淡化了归属地、长途、漫游等概念。国内电话费率统一,无长途费、漫游费之说;开通号码时可自由选择异地区号,办理业务时无归属地限制;携号转网非常方便,即使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和 VoIP 号码之间都能互转。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淡化的区号语义反而是一个很大的优点。

俄罗斯也于 2012 年将本国的长途电话编号系统调整为类似于美国的中间方案。这种方案似乎比较适合地域广阔、人口众多但分布不均的国家。既然北美已经采用,俄罗斯已经效仿,那么中国有没有必要也学习一下呢?其实,1996 年原邮电部颁布《公用电话网自动电话编号》文件中确实提出过“全国编号目前仍采用不等位制,今后有条件逐步向等位编号过渡”的愿景。但我认为中国目前没有必要为追求“全网号码等长”、“拨号方式统一”等形式上的美感而照搬他国方案,毕竟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变更电话区号的影响面太广,很有可能劳民伤财。现代电信技术的发展早已弱化了开放拨号系统与封闭拨号系统技术差别,我们只需要学习他国方案的实质优点,比如电话号码与归属地、运营商解耦合,取消已不具明显成本的国内长途与漫游收费等。当然,这其中涉及了太多的非技术因素,或许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有所改观的。

区号编排方案与电话交换技术

美国的 NANP 提出于上世纪 40 年代,而中国的长途电话编号方案是在 70 年代提出的。早期的模拟电话交换设备技术限制大,电话编号方案的设计不得不迁就于技术水平。美国和中国做了不同的权衡。美国选择了定长编号,在区号、局号与用户号码判断方面相对简单,但一地多区号、多地一区号的情况使得路由选择与计费系统相对麻烦。中国采用多级汇接制和不定长拨号,交换机的号码判断逻辑相对复杂,但路由选择与计费系统相对简单。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区号中都多多少少反映了当时的技术特征,其中最典型的是脉冲拨号的特征。脉冲拨号时,数字 1-9 分别用 1-9 个脉冲表示,而数字 0 用 10 个脉冲;线路上传输 1 的时间最短,传输 0 的时间最长。所以,美国和中国最初都或多或少地考虑把除 0 以外的小数字分配给了话务量大的城市,比如中国北京的 1,上海的 21;美国纽约的 212,洛杉矶的 213 等。话务量少的地区只好委屈使用 0 和较大的数字,比如中国西藏的 89X/80XX 和新疆的 99X/90XX;美国阿拉斯加州的 907,怀俄明州的 307 等。当然,随着技术的进步,特别是程控交换机、音频拨号乃至后来 IP 技术在电话网中的应用,早期的技术限制不复存在。北京区号改为 10、纽约区号新增 917 时,已经不用考虑 0 和 9 的传输时间问题。

有人批评美国的电话区号分配毫无规律可言。其实并非如此,至少 40 年代的第一批区号设计是有讲究的。3 位数中,第 2 位始终为 0 或 1,其中 0 用于一州一区号的情况,1 用于一州多区号的情况。第 1、3 位数字的分配大体上遵循话务量与脉冲长度反相关原则。第 2 位之所以固定为 0 和 1,是为了方便电话交换设备辨别区号与局号(局号第 2 位不能为 0 或 1),以便在省略长途冠码的情况下区分本地电话与长途电话。不过,在 80 年代以后,随着号码资源的日益紧张,这一规则也被打破。NANP 开始允许区号和局号的第 2 位为任意数字,其代价就是在固定电话上拨打长途电话必须加拨长途冠码 1。美国选择的长途冠码 1 恰好是其国际区号,这使得完整写出的电话号码既是其国内拨打方式,又是其国际拨打方式。不必像中国的号码一样,存在对内“0XXX”开头和对外“86-XXX”开头两种写法。美国一地多区号的现象也带来了一个有趣的副作用。某些大城市居民乐于追捧老区号,诸如纽约的 212 区号在一些人心目中是身份和信誉的象征,如同一些中国人眼中的 1390 手机号。此外,NANP 所涵盖的加勒比海国家与地区的区号规律性也比较强,其区号多数是地名英文缩写在电话拨号盘上对应的数字,比如 Anguilla——ANG——264,Puerto Rico——PTR——787。

中国 70-80 年代电话区号的分配同样考虑了方便电话交换设备识别的问题。北京使用 1 位区号 1;区域中心城市使用 2 位区号 2X;省会、省辖市和地区行署所在地一般使用 3 位区号,第 1 位为 3-9,第 2 位为奇数;县城一般使用 4 位区号,第 1 位为 3-9,第 2 位为偶数。这样一来,设备只需要检测长途冠码之后的两位数,就知道区号和用户号码应该在哪里分界,从而在正确的路由上发送合适的信号,实现长途电话的自动连接。不过,随着 90 年代以来中国地级电话并网的全面展开,早期的 4 位县级区号逐渐停用,3 位地级区号的第 2 位奇数限制也被取消。同时,随着电信网络建设的完善和交换设备的升级,严格的多级汇接制也不复存在,区号的编排亦不需要与网络布局完全一致。这一时期出现的一些不规则区号就是例证。它们令一些完美主义者不快:有的地区在本编号区内跳跃使用区号,与本省其他区号不在同一号段,如山西朔州的 349。有的地区甚至借用了其他编号区的区号,看上去不着边际,如山东威海曾借用西藏的 896。事实上,这只是地级电话并网过程中的无奈之举。要腾出一个第 2 位为偶数 3 位地级区号,需要等所有对应的 4 位区号都停用。而现实中 4 位区号的分配并不与待建的地级电话网呈现完美的对应关系,总有一些区号不能及时释放。当一个省的地级电话网数量超过可用的 3 位区号数量时,不得不从其他地方借用区号。为了解决这一问题,1996 年原邮电部规定使用曾被保留的 6XX 区号满足那些地级区号不足的省区的需求,区号借用的现象才得以缓解。此后,朔州的区号得以留用,威海的区号更换为更显霸气的 631。容易被误认为是因地级电话并网才借用区号的是海南省的 89X、80XX 区号,其实这一问题产生在并网之前。海口曾拥有 3 位区号 750,只因海南建省才需要使用与广东省不同的号段。当时 07(中南)编号区已无空余号段,全国除保留的 06(台湾)编号区外,尚有一个空余号段(49X/40XX)。海南省没有选择空余的号段,却从西藏借用区号,恐怕其中更多的是非技术因素。2001 年海南全省电话并网,统一使用 898 区号,成为唯一一个跨编号区借用区号的特例。

中国 26(026)、6XX(06XX)区号的猜想与事实

中国的长途电话区号中,26 长期空缺,6XX 在作为部分省区的增补区号前也一度空缺,这便给了人们遐想的空间。很多媒体猜测 26、6XX 是国家为台湾地区保留的区号。这个说法是否准确呢?我们不妨对照历次电话编号方案文件一探虚实。中国早期的长途电话网编号计划制定于 70 年代,可以在当时的《邮电部部定技术文件汇编》中找到相关文件。与广为人知的 80-90 年代的区号分配方案不同,该方案中存在 06(东南)编号区,即:浙江 061X/062XX、江西 063X/064XX、福建 065X/066XX、台湾 067X/068XX。其中台湾省省会一栏标注为“(待解放)”,省会区号处标注为 0671。可见,中国最初为台湾地区保留的区号是 067X/068XX。如果把台北理解成台湾省会,那么最初为台北保留的区号则是 0671。在这份区号分配表格中,京津沪三大直辖市右侧的备注栏内容为:023、026 备用。由于缺少解释性文字,这里不好判断 023、026 是专为直辖市保留,还是不限制城市行政级别。亦有人怀疑这份早期的 6XX 区号分配方案有没有真正实施过,从而质疑其参考价值。但查询一些文献可以发现,至少杭州曾经使用过 611 区号。

1983 年,《国家通信网自动电话编号》作为国家标准颁布。这份标准将大陆东南三省调整到了 05(华东)和 07(中南)编号区,形成了我们熟悉的编号格局。台湾省独占 06 编号区,不过区号分配表格中除了标明“06——台湾”之外,没有标明省会名称、省会区号及省内地级、县级区号分配方式。基于这一时期的标准,我们可以认为 6XX 区号曾整体为台湾保留。表格中仍在三大直辖市右侧备注:23、26 备用,标准的附件中说明“二位区号给中央直辖市及特大城市”,没有提及 26 区号与台北的关系。这份标准的继承者是 1996 年原邮电部颁布的《公用电话网自动电话编号》文件,其中将 62X-64X、65X-67X、68X-69X 分别划分给 5(华东)、7(中南)和 8(西南)编号区,成为当时山东、广东、云南获得增补区号的依据。这份文件的区号分配表格仍将台湾分为单独的第 6 编号区,分配的区号则缩减为 60X-61X。这份文件中去掉了有关“23、26 备用”的备注,在解释 2 位区号时也只是简单地说“首位为‘2’的长途区号号码长度为二位”,没有进一步解释这种区号适用的城市行政级别。

2003 年,原信息产业部再次更新了电话编号方案,即《电信网编号计划》。工信部于 2009-2010 年修订了该计划,成为现行的电话编号方案。该文件前言明确指出:“本编号计划适用于中国内地电信网,港澳台地区的编号计划从其规定。”该文件取消了区号分配表以及对区号分配规则说明,取而代之的是提供了一张“已分配的国内长途区号”全表。这一变化是与电话交换技术的进步相适应的,现代电话交换技术已不需要严格的编号区划分。取消区号分配规则的约束为未来的扩展提供了空间,取消对 26 区号的解释淡化了这个热点议题,而取消对台湾的说明也体现了务实的态度。总结上述标准文件中的线索,我们可以得出结论:6XX 区号的整体或其中一部分确实曾为台湾保留;各个时期的电话编号方案从未提出过为台北保留 26 区号——当然,我不能排除有其他文件为台北保留 26 区号的可能性,但是我从未找到过明确的证据;从 23、26 区号的备注在历次方案表格中出现的位置,以及 23 区号后来的用法推测,26 区号有可能曾经是为未来的直辖市保留;现行的电话编号方案不再提及为任何地方保留任何区号,一方面与技术发展相适应,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各种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