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网编号计划(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主要变化简析

2017-04-01

工信部今年初发布了《电信网编号计划(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我来简单分析一下其中的几项主要变化。

新增 16、19 开头的移动通信网号段

新增 16、19 开头的手机号段是很多人意料到的,毕竟 6 和 9 是中国人喜爱的数字。近些年来 16、19 号段中的已有业务号码一直在清退或调整,为移动通信业务让位。除了 163、168 等用于普通用户的数据或信息类业务接入码,其余大多数号码都是运营商内部使用的标识码,清退或调整的难度不大。随着宽带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163、168 等业务日益萎缩,转移到其他号段不是没有可能(目前有 126-129 等多个备用号段可以承接这些业务)。不过,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还是保留了 160、163、168、169 四个业务,只把 161-162、164-167 分配给移动通信网。以前保留给 IP 电话业务的 179 号段这次也没有变更,看来这些老业务还是会继续保留一个时期。追求号段分配整齐的完美主义者又要失望了。

新增 92、98 开头的移动通信网号段

尽管 1 开头的号段已经提供了几十亿号码的理论编号空间,然而工信部还是未雨绸缪,为移动通信网的发展预留了新的编号空间。为什么要选择 92 和 98 而不是其他数字?首先,电信网号码首位的 0 用于长途字冠,2-8 用于本地用户号码,只有 1 和 9 用于“全国统一使用的号码”。1 开头的号段已有超过半数分配给了移动通信网,10、11、12 号段中剩余的几个号段有可能要为新的电信业务保留。唯独 9 开头电信网号码空闲度高:目前只有 95、96 被分配给国内和省内的客服类业务接入号码,99 在部分地区用于紧急服务号码。其次,在空闲可用的 90-94、97-98 中,为什么选择了 92 和 98?从 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的“首位为‘0’及其后号码的规划”表中可以看出,9 开头的移动通信网号段是与长途区号统筹规划的,需要保留“0 + 手机号码”的拨号方式。这样一来,移动通信网号段不能与现有长途区号冲突。由于西北五省区的长途区号已经占用了 90、91、93、94、95、97、99 号段,留给移动通信网号段的就只能是 92 和 98 了。

把通信网号与长途区号统筹规划,预示着电信网编号改革的下一步方向有可能是建立像美国那样的全国等位封闭式编号体系。事实上,早在 1996 年原邮电部颁布《公用电话网自动电话编号》文件中,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愿景。不过,中国电信网编号的现状距离这个愿景还有一些距离。比如 95 号段在长途区号和客服类业务号码中仍有冲突,10、11 号段在是否有前缀 0 时具有不同的语义等。除去技术因素,修改电信网编号体系的经济和社会成本也不容忽视。

1064 号段被限制仅限用于非语音业务

在 2010 版电信网编号计划中,1064 号段原本分配给“短消息类服务——机器通信号码”。由于物联网通信属于机器通信的一种,这个号段也被用于物联网 SIM 卡,形成了同移动通信网号段类似的技术地位。这样一来,就会出现号码冲突。例如,+8610646 开头的物联网号码与 +8610 开头的北京市固定电话号码存在前缀冲突。终端设备在联系 +8610646ABCDEFGH 时,交换设备会遇到歧义,即这个号码既有可能代表中国联通物联网 SIM 卡 10646ABCDEFGH,也有可能代表北京市固定电话 010-646ABCDE。本人曾在淘宝网上购买中国联通的物联网卡进行实验。实验显示,用这种号码发送短信时,接收方会显示 +8610646 开头的完整电话号码格式;回拨该号码则会接通到北京某固定电话用户——这表明歧义的确存在。我曾就此问题在线咨询工信部(问题编号:2569006453),但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中,有关 1064 号段的描述增加了一条约束:“仅限用于非语音业务”。这个约束从政策方面解读,有可能与手机号码实名制有关:它旨在避免物联网卡被作为无须实名登记的手机号码出售。从技术方面解读,有可能是为了解决上述编号冲突和歧义问题——即对于存在歧义的号码,在语音业务中连接到固定电话,在非语音业务中连接到物联网卡。如果这一约束是出于这个考虑,那么它也并不完善,因为目前固定电话的“挂机短信”等业务仍会使用固话号码发送短信,会与物联网卡号码冲突。考虑到电信网编号体系未来的发展,还是建议尽早取消 1064 号段的物联网业务。

新增 140-144 开头的物联网号段

140-144 号段闲置已久,现在终于要启用了。从 145、147、149 号段已分配的业务类型来看,140-144 分配给物联网业务并不出人意料。毕竟 14 号段在公众移动通信网中不受用户欢迎,让它们服务于物联网设备也是物尽其用。与 145、147、149 号段不同的是,140-144 号段的号码是 13 位而非 11 位,看来工信部为“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做好了准备。在拥有这一庞大的编号空间后,原先借用 1064、147、149、184 等号段的物联网号码或许会被迁移到 140-144 号段,这也是解决 1064 号码歧义问题的一种可行方案。

1009X 号段被分配给全国性基础电信运营企业

在 2010 版电信网编号计划中,1005X-1007X 和 1009X 号段均标注为“备用”。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中,1005X-1007X 仍为“备用”,1009X 则被标注为“全国性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客户服务类号码”。这种写法看上去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三大运营商平起平坐,并且明显不同于 1002X-1004X 号段用于“移动转售客户服务号码”的提法。这很可能是为“第四运营商”——中国广播电视网络公司的业务开展做好准备。

长途区号表规范化

2017 年版征求意见稿的附件《我国固定电话网长途区号表》相比 2010 年的版本,规范了不少。体现在:(1)区号前面不再写长途字冠 0。(2)使用规范的行政区划名称,包含专名与通名,不再使用诸如“金武”(金昌+武威)、“嘉酒”(嘉峪关+酒泉)、“江汉”(天门+潜江+仙桃)之类的电信系统内部称呼。(3)对于新疆部分地区长途区号与行政区划不完全重叠的情况有明确的说明,比如“克拉玛依市(除独山子区)、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990”;(4)对于一些省直管的县级行政区划(如神农架林区、新疆的兵团城市)的区号也做单列;(5)取消了安徽亳州“567”这个一直没有被启用的区号。